123排行榜,探索世界,了解各类奇异学识!
123排行榜 > 问答 > 正文

十大酷刑小周123名句(求《十大酷刑》by小周123完整版)

时间:2023-06-23 03:06:01

相关推荐

十大酷刑小周123名句(求《十大酷刑》by小周123完整版)

请及时下载 提问者免费下的 及时采纳哦 亲

十大酷刑小周123名句 求《十大酷刑》by小周123完整版

求《十大酷刑》by小周123完整版百度云盘

你要的!

《十大酷刑》BY小周123 Txt

算是个悲剧结局吧,小受自杀,小攻跟着郁郁而终。

作者大大在结尾说:到此大家已经看明白了吧,这是一个求什么而不得什么的故事。活着的人会比死了的更绝望,生命本身已成为一种酷刑。小周的报复是无止境的,只要有人心,只要人心中存在欲望这种东西,就可处处画地为牢。不仅仅局限于文中人物,也包括我们自己,以身边的每一个人。

贴上结局给亲看一下吧:

26end

明德统七年,据史书记载,德统帝朱炎明暴虐成性,以至天怒人怨,忽降大火直逼禁宫。一时之间众侍卫与宫人乱做了一团,一面呼喝着救驾,一面招呼人救火。而在此时,大将军苏砚率六千精兵撞开了宫门,一路杀人如草芥,畅行无阻,团团围在了寝宫之外。长平候江上琴簇拥着朱炎旭站在了汉白玉石的台阶下,遥遥仰望上去,宫门略略敞开了一条缝隙,露出了深不见底的黑色内里。

朱炎旭轻咳了一声道:“那个````````皇兄``````我也没别的意思你近来身子不大好,理应去歇一歇了。”

人声稍歇,忽然听得其间撕心裂肺的咳嗽声。江上琴略一挥手:“擒下暴君朱炎明!”

眼看着众人一零拥而上,朱炎旭忍不住笑道:“我```````我这就算是当了皇帝了?”

江上琴俊秀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近乎嘲弄的表情:“是呵,皇上,您该自称为朕了!”

朱炎旭也笑,一手揽了他肩膀道:“那朕是不是该谢谢你?”

“谢倒不必了,只是--------”江上琴语气稍窒,忽尔抬了眼帘惊恐欲绝的看向他。

朱炎旭拍了拍他脸颊道:“只是死在乱军中的人,谢又让朕从何谢起呢?”他不动声色的抽回了匕首,笑了笑道:“这还真是可惜。”

朱炎旭自幼是看惯了那金壁辉煌的宝座的,只是从来不曾坐过,年纪小的时候也想试试,却被朱炎明一掌打翻在地,指了他鼻尖骂道:“下做东西,这也是你沾得的?”

而今朱炎旭站在宝座旁,微笑着想:“世上本没有什么东西是沾不得的。”

宫变初始,自有一段混乱不堪的局面。偏生朱炎旭事事糊涂,全仗着几个臣子从中周旋。景鸾词自那日得了消息,便一直闭门不出,几次递了折子要辞官,朱炎旭却派人劝他道:“你且等一等,总得让朕有个喘息的机会。”

这一拖便是两个多月,其间朱炎旭又弄出了不少乱子,无非又要景变鸾词替他收拾,渐渐的也看出些国泰民安的端倪来了。忽有一日宫人来报,说是废帝朱炎明命悬一线,请皇上过去看看。

朱炎旭也没带人,自已遛遛达达到了当初小周住的那间偏殿,已是深秋时节了,月落乌啼,越发看得那间屋子破败。悄无声息的推开了门,就觉得一种陈腐之气扑面而来,往里一看,一人蜷在床上,正咳的喘不上气来。

朱炎旭倒了碗水端过去:“皇兄,我来看你了```````”

忽然被大力一贯,整碗水全泼在了自己脸上,他也不恼,用衣袖拭了一拭,微笑道:“你倒生的什么气呢?皇兄?”

那景鸾词被朱炎旭左一句等等,右一句不急,拖了这许多日子,也渐渐得看出他的心思来了。景鸾词暗中叹息,与那云阳小候爷叶沾巾道:“这官我是辞定了,他拖着我,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
云阳候生性腼腆,只与景鸾词交好,便劝他道:“王爷一直看重你,你不该辜负他的。”

景鸾词道:“事到如今,已不是你侬我侬的那点小家气的东西了,皇上有失德之处,我们做臣子的只该劝柬,哪能````````哪能做之等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事。”

叶沾巾道:“不是我说你,小景,皇上后来的所作所为,你也全看在了眼里,这文武百官也不过是人,是人就怕死,只伸长了脖子等着他来砍么?”

景鸾词怔了半晌道:“罢,即已到了这地步,我也不说什么了,只是要我与他们同朝共事,那是万万不能的。”

叶沾巾轻叹了口气道:“这也随你。”

景鸾词道:“我为官七年,身无长物,你看着这屋里什么好,只拿去留个念想,我`````皇上对我恩重如山,临行之前,我无论如何也要去看他一看!”

叶沾巾大吃了一惊道:“你````````你是活得腻了```````”

景鸾词道:“人贵有心,这条命,本也算不了什么。”

朱炎旭在榻前坐了下来,淡淡笑道:“皇兄,我受了你这么多年的气,也不曾气成你这个样子,你这又是何苦?”

朱炎明声音粗嘎,冷冷的道:“你``````你做戏做的好啊`````````”

朱炎旭失笑:“皇兄,这戏,还不是你逼我做的,虽说你还算待我不错,但人若装疯卖傻二十几年,这其中的滋味,皇兄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明白的吧?”

他笑了一笑道:“自小,什么好东西都是你的,我不能争,也不敢争,母妃发觉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之后,就连书都不敢让我读了,母妃在父皇面前不得宠,我也是不得宠的皇子,比起你,皇兄-----------”

他轻叹道:“我实在,是有点恨你啊```````”

朱炎明微微一震,朱炎旭又道:“只可惜,这些事,你都不知道。”

景鸾词跟着那小太监偷偷进了宫门,把一锭银子塞进了他手里。小太监忙推回去,压低了声音道:“景大人,上面已经交待过了,您的银子万万不能收。”

景鸾词道:“怎好平白烦劳你。”

小太监道:“是大总管吩咐下来的事情,我们自然该照办,何况景大人的为人,我们这些人也是十分敬重的,为您做点事算不了什么。”

景鸾词心头一热,拱手道:“那就多谢公公了。”

两个人加紧了步子,赶抄近道入了后宫,景鸾词见那废弃的偏殿,忽然间想起了什么:“这``````这不是`````````”

“是呵。”小太监道:“当年严大人正是住在这里!”

朱炎旭一笑道:“罢了,这都是过去的事,我们也就不再提了。今天巴巴的唤了我来,却不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皇兄先不要说,让我来猜猜看。”

他笑着拍了拍手道:“旁人也就算了,我却知道,皇兄其实是个最痴情不过的人,那三宫六院都不放在眼里,一心只扑在了一个人身上,这个时候找我,莫不是想要我把你们葬在一处么?”

他顿了一顿,见朱炎明不反驳,忽然仰面大笑:“皇兄啊皇兄,你还真是个忒天真的人,可怜严小周一世聪明,却摊上你这么个主!”

他将脸凑到朱炎明面前,轻笑道:“你看这天下,不足两有便已平定,只凭着那般乌合之众,就可做得来么?”

朱炎明猛的睁圆了又目,朱炎旭道:“不错不错,小弟我从四年前就已开始筹划此事,只盼着有朝一日能替皇兄排忧解难。还记得那一日游湖遇刺么?你与小景都疑在了严小周身上,真可谓是当局者迷。知道我们行程不过寥寥数人,严小周一定早已悟透了其中关窍,却按捺着一字不提,只由得你们胡乱猜测,他早已料到了你今日的下场,一步一步给你铺好了路,你到地下寻他去吧,让他从头到脚笑你个够!哈哈哈````````”

朱炎明在他狂笑声中咳成了一团,扑的又吐出了一口浓血。朱炎旭渐敛了笑声道:“其实,他也是个可怜人,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,皇兄,你即爱他,却又怎能那样逼他,你从一开始就错了。”

朱炎明咳喘着道:“朕`````````````没有错!”

“你错了,爱一个人,本该是尊重他,爱护他,扶持他,成就他,而你,却只是把自己的欲望加诸于人!我要这天下做什么,你以为我真的稀罕么?”朱炎旭脸上竟泛起了一抺近乎羞涩的表情:我不过是为了小景,将他推上名垂千古的青史之册!“

朱炎明突地冒出一串怪笑:“好!好!你便去做你圣人,整日里守着他,看着他,一指也不敢碰。等那史官来了,且封你们个乱臣贼子的千古骂名!“

朱炎旭被他戳到痛处,惊怒已极,一把揪起了他的衣襟,忽听门外咚的一声轻响,他大惊失色,大步追过去,推开门一看,一人正晃悠悠的从台阶下爬了起来,一眼望见他,竟像见了妖怪似的,踉跄着退了十几步。

朱炎旭看得明白,心里惊怖欲绝:“小```````小景```````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走过去正想拉他,景鸾词吓得一直向后退去:“你`````````”

“我`````````”

“你````````”

“你听我说````````”

景鸾词几乎要哭了出来,又似像笑:’我`````万万没有料到,你竟然是`````````“

“小景`````````“朱炎旭颤声道:”我做这些事,不过是为了你`````````“

“为了我?”景鸾词抽搐着笑 道:“我景鸾词何德何能,竟也可效那祸国殃民的妲姬了,朱炎旭,你````````”

朱炎旭上前揪住了他的衣角,景鸾词奋力一挣,竟把长衫重重的撕裂开来,他惨笑一声:“好,这也好,从今日,你我割袍断义,只当我````````从不认识那叫朱炎旭的人````````”

他转身欲走,步子却迈不开,跌跌撞撞,一直到了墙下,朱炎旭见他神色绝决,又一向道他的脾气,心知他这一去,从此就再见不到了。心里苦痛难挨,沉了声音道:“小景,你要走,要随得你,只是你知道我这个人,比不得皇兄,这江山我不稀罕,没有人在旁边唠叨,天下万民还不由着我作践,你一向以魏征自比,是去是留,你自己且看着办!”

景鸾词一手扶着墙,得了疟疾似的全身颤抖。

朱炎旭仰面大笑了一声:“报应!报应啊!”

朱炎明抱着那青蓝瓷瓶古怪的笑起来,屋子里晦暗不堪,幽幽的只见他凹陷一去的双腮和亮得出奇的眼,一阵秋风拂过,屋顶的珠丝随之荡漾回旋。朱炎明死死的盯着前方,仿佛听得人笑,那一片碧水秋潭,莫不就是江南?

江南,春风又绿,花团锦簇。酒楼之上隐隐听得清歌入云。那一行赶考的士子拍手笑道:“唱得好,唱得好,都说江南美女如云,绛唇姑娘真不负了此名!”

“美女如云?”殷雪衣站起身来,将扇子往手里一扣,轻轻的勾起了角落处一人的下巴,轻佻已极的笑道:“又怎比得严世兄色如春花啊?”

那人抬起了头,眸光如电,在众人脸上一扫而过。

朱炎旭暗暗一笑:“果然担得起这色如春花四个字。”

那人见眸中含笑,越发阴狠的盯了他一眼。

傅晚灯走过去,辟手夺过了扇子,丢回殷雪衣怀里:“殷世兄这是什么话,严世兄与你我一般。都是堂堂男儿,怎用这等淫词来作践他。”

朱炎明暗笑:“却难得说得精妙呢。”

夜里睡得不踏实,起来看那一轮明月,月影下隐隐藏了一个人。朱炎明心中一动,披了衣服跟上他,却见他走到顶北端的一间客房门前,不慌不忙的铺了笔墨,伸手就在上面画了一只诺大的乌龟。

朱炎明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,又不敢出声,憋得好不难受。

忽见傅晚灯急急忙忙的追了过来,一把拉住了那人道:“快别胡闹了,等人醒过来,还不要跟你拼命!”

那人被他拖着,跌跌撞撞走了几步,屋里人却已被他们闹醒了,出来一看,顿时勃然大怒:“哪个做的好事,有种的指名道姓的来骂,在背后弄鬼,却又算什么能耐?

朱炎明从墙后走出来,笑了笑道:“就是我做的好事,你又待怎样?”

殷雪及暴怒,猛扑过去,一拳打向他面门。偿炎明伸手扣了他的腕子,三拳两脚就将他揍得爬不起来。

那人还没走远,偶尔回过头来,见他打的好生解气,忍不住灿然一笑。

自此万劫不复!

朱炎明哈哈狂笑,猛的摔破了瓷瓶,将骨灰一口一口塞进嘴里:“严小周!严小周!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!”

明德统七年。废帝朱炎明驾崩。同年十二月,朱炎旭登基,改年号天昌。天昌帝一生荒淫无度,每每在朝堂之上好突发奇想,幸有明相景鸾词辅佐,终于成就大明太平盛世。然而史官笔下无情,终不免斥他以一身侍二主,夺权篡位,不忠不义,其心可诛!细品其滋味,未免令人掩卷长叹!

本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和政治立场,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处理。
网友评论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站立场。
显示评论内容(2)
  1. 庸人自扰罢了2023-11-19 15:15庸人自扰罢了[西藏网友]49.5.134.200
    小周123名句定很赞希望能到完整作品期待作者更多精彩创作!
    顶5踩0
  2. 旗摆2023-09-05 21:10旗摆[天津市网友]203.32.81.93
    哇我也超想找到《十大酷刑》by小周123完整版啊!这些名句太吸引人了!
    顶5踩0
相关阅读
十大酷刑by严小周 十大酷刑里严小周是怎么死的(没看明白啊)

十大酷刑by严小周 十大酷刑里严小周是怎么死的(没看明白啊)

原文:朱炎明低着头,却见明黄色的袍子上染了一片血迹

2022-11-25

十大酷刑小周TXT 有什么虐身虐心(但不太离谱的耽美文)

十大酷刑小周TXT 有什么虐身虐心(但不太离谱的耽美文)

虽然没什么攻受之间的虐,但是攻和受所承受的真的非常虐心!受是太子,被灭国,成仙了这是部修仙文却被贬又成仙又被贬再成仙再被贬连续三次,被被百剑穿

2022-12-31

资源小周十大酷刑(淮上的提灯看刺刀是攻受双洁吗)

资源小周十大酷刑(淮上的提灯看刺刀是攻受双洁吗)

有什么虐身虐心,但不太离谱的耽美文天官赐福

2022-12-04

十大酷刑小周喜欢朱炎明吗 十大酷刑(耽美)中小周爱过朱炎明么

十大酷刑小周喜欢朱炎明吗 十大酷刑(耽美)中小周爱过朱炎明么

小周淡淡道:你懂什么,皇上那里,只要我肯乖乖的让他睡,荣华富贵公候万代,什么没有,何苦读这劳石子书? 东袖一呆,见小周淡若柳丝的笑了一下道:只

2023-08-21